乡贤 乡土 乡愁:探寻乡村振兴的文化力量
 
当前位置:主页 > 孝义 > 追远 > 正文

永远的《鹿回头》

时间:2017-12-07 18:35     来源:中国文化报     作者:陈克勤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鹿回头”是黎族的千年神话传说,也是黎族文化的经典。

永远的《鹿回头》
【图语:《鹿回头》雕像】

  永远的《鹿回头》

  ——忆著名雕塑家林毓豪

  去年九月,林毓豪的女儿林菁来看我,请我谈谈她父亲当年创作大型艺术石雕《鹿回头》的情况。我把记忆中的经历都告诉了她,她很满意。临别时一再希望我把所讲的内容写下来,为后人留下一份有价值的历史资料。

  今年九月,是鹿回头公园建成三十周年。当年参加建设的几位老人又邀请我旧地重游。我们都已是七八十岁的人了,不知道下一个十年还在不在,因此都非常珍惜这次聚会。我们一起去大型艺术石雕《鹿回头》前,反复抚摸雕塑,望南海,看三亚,感叹海南建省、三亚建市后的巨大变化,回忆当年鹿回头公园建设的每一个历史片段,感到非常亲切。

  一

  一九七九年中国实行改革开放后,中央在第一时间把海南的开放与开发摆上了位置。一九八○年七月国务院下发了《海南岛问题座谈会纪要》,一九八三年四月中央和国务院又下发了《加快海南岛开发建设问题讨论纪要》。两个《纪要》拉开了海南开发的序幕。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中共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党委和自治州人民政府决定在三亚兴建鹿回头公园。

  “鹿回头”是黎族的千年神话传说,也是黎族文化的经典。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在广东省委的支持下(当时的海南归广东管辖),海南行政区党委和自治州党委在鹿回头山下兴建了鹿回头招待所(后称鹿回头宾馆),接待来崖县(三亚)的中央领导人和外宾。其中有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邓小平、陈毅、叶剑英、郭沫若等人,还有许多中外名人和文化人。他们写下了许多诗篇,歌咏“鹿回头”,使鹿回头传说和鹿回头文化的影响更大,成为三亚文化的经典、海南文化的经典。

  一九八○年,自治州州长王越丰首先想到在三亚兴建一座鹿回头公园。他的想法得到自治州党委书记张日和的支持和海南军区领导的支持。经过一段时间的酝酿和准备后,一九八三年,自治州党委书记张日和、州长王越丰,崖县县委书记孙家浩、县长黄文忠和海南籍雕塑家林毓豪等人在海南军区的帮助下,乘坐直升机为兴建鹿回头公园选址。他们还爬上鹿岭和火岭(火岭在鹿岭后面),经过多次空中和实地考察比较,最后把公园定址在鹿岭。

  为了把雕塑大型艺术石雕《鹿回头》的大块石料和各种建筑材料运上山顶,让创作人员、施工人员好上山下山,自治州党委和自治州政府请海南军区帮忙,派部队从山下往山顶修一条盘山公路,并将驻鹿岭的部队撤除。海南军区经请示广州军区并报中央军委批准,撤除了驻鹿岭的部队,先后派守备十二师八团一、二营的官兵参加施工。由于当时部队和地方都比较穷,只能修沙石路、碎石路,不能修柏油路、水泥路。盘山公路的勘测、设计、施工全部由部队负责,连施工部队的伙食、工具、所用材料也都是部队自费。鹿回头山的土质比较松软,山下又有三亚港的渔船和村庄,施工不能用炸药。官兵便手握铁镐、铁铲,一镐一铲地挖刨,然后肩挑手扛,一米一米地掘进。三亚长夏无冬,室外温度常在三十度以上,加上鹿回头山坡草木多、蚊虫小咬多、飞蚂蟥多,尽往人身上出汗的地方钻咬。每天施工回来,官兵的内衣都浸透了被小咬和飞蚂蟥咬的血迹,手上、脚上、肩上打满了血泡。但没人叫苦叫累,没有影响施工的进度和质量。那些年三亚的台风多,不是正面登陆就是擦边而过,台风带来大风大雨,把刚刚修好的路多次冲坏,官兵又再修再建。而且在重要地段和危险地段用钢筋和水泥的混凝土修建路面、涵洞,在路两边用水泥修排水沟。就这样,终于建好长一千九百八十米、宽九米的盘山公路,把大块石料和各种建筑材料运上了山顶。

  为了保证这条盘山公路不因台风等原因临时中断,海南军区还责成守备十二师(后改编为榆林军分区)成立了一支几十人的护路队。一有情况就随时出动修路护路,保证了鹿回头公园的施工自始至终顺利进行。这条盘山公路在一九八八年三亚升为地级市后,又多次扩建维修,绿化美化,成为汽车、游人上下鹿回头公园的主要通道。二十一世纪后,又在这条通道两旁新建了不少配套景点,安装了声光电等设施,使鹿回头公园更加壮观。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从陆上看还是从海上看,从地面看还是从山顶看,这条盘山公路都成了一条美丽的风景线。

  二

  在部队兴建盘山公路的同时,林毓豪已在设计大型艺术石雕《鹿回头》。林毓豪祖籍是黄流人,黄流历史上长期归崖县管辖,是崖县西部的一个文化大镇,出过不少有名的文化人。黄流中学至今是海南有名的中学。林毓豪的父亲后来从黄流迁居三亚,林毓豪在三亚长大,从三亚中学毕业后,考入广州美术学院,后留在广州工作。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林毓豪因创作《南京雨花台烈士纪念碑》等大型艺术石雕已很有成就,被王越丰看中,亲自到广州把他请回来主持鹿回头公园的设计和创作。林毓豪对我讲,他是海南人,对鹿回头这个神话传说很熟悉,对自治州请他做这件事很高兴,但感到的压力还是很大的。因为他非常清楚,这是一件万众瞩目的大事,要长期经受历史的检验,因此不能有任何的失误和遗憾。所以,他下决心倾注全部心血和才华,为家乡创作一件传世之作。为了达到这个高标准,他在设计和创作《鹿回头》的过程中,先后解决了四个方面的难题。

  一、如何表现好《鹿回头》这个神话传说故事。

  这个神话传说只有一百多字,情节非常简单。要素只有三个:黎族青年猎手、美丽的坡鹿、由坡鹿变成的黎族少女鹿姑娘。特定的动作也只有三个:坡鹿在跑、青年猎手在追、坡鹿回头变成了美女。虽然这个故事非常简单,但主题鲜明、内涵丰富,给再创作留下的空间很大。林毓豪反复品味这个神话故事后,认为这个故事最大的特点是一直处在动感之中:坡鹿跑也好,猎手追也好,坡鹿回头也好,变成少女也好,这跑、追、回、变都在动,都在传情传神。因此,林毓豪认为,这座雕塑一定要雕活。要紧紧围绕爱这个主题,紧紧抓住坡鹿回头这个最重要的动作,把坡鹿、猎手、鹿女活化。林毓豪获得这个创作灵感后,开始设计草图。他画了许多设计稿,最后一稿就是目前看到的这一构思,即三位一体(坡鹿、猎手、鹿女在一起)的构思,使大型艺术石雕《鹿回头》的创作从此有了灵魂。

  二、如何展现好坡鹿、猎手、鹿女的理想神态。

  林毓豪到海南几个坡鹿养殖场去观察坡鹿行走、奔跑、回头等动作,特别仔细观察坡鹿回头时的颈部和眼神,画了许多写生和特写。满意后,又到五指山多个黎村去寻访青年猎手和黎族少女。为了尊重当地的民族风俗防止误会,他多次请当地武装部干部和黎族老人陪同他一起坐在村口、路边和田头观察正在生活、劳动的黎族青年男女。还陪同黎族青年上山打猎,边劳动边与黎族女青年交谈,从中捕捉他所需要的人物形象、动作和表情。他还参加黎族的“三月三”节,现场观看和写生黎族青年男女对歌、约会、交谈的情景。在获得大量素材和实际感受后,他设计了多幅坡鹿与猎手、鹿女在一起的草图。坡鹿回头的颈部动作和眼神他改动了十几次,猎手的面部表情和手握弓箭的动作,也改动了十几次。他仔细分析猎手的心理,猎手追坡鹿,从五指山追到南海边,一直舍不得放箭,他觉得这只坡鹿太美太可爱了,不忍伤害它。当坡鹿回头变成鹿女后,他更喜更爱,不仅惊喜,而且有点害羞。因此,他手上的弓是没有箭的,面部是一种又喜又爱还有点害羞的复杂表情。这正是林毓豪创作这一大型艺术石雕的高明之处,充分体现了人的情操和人与动物之间、猎手与鹿女之间心灵的沟通。鹿女,那额头、鼻眉、眼眶、眼神、嘴唇以及腰身、手臂、腿部曲线和服饰,都处处展现着黎族少女美丽动人的神韵。整件作品传递的是大和、大美、大爱的主题,而且把《鹿回头》神话活化了,从文字、口头传说变成了看得见、摸得着、感受得到的大和、大美、大爱的享受。

相关新闻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文化自觉的起点
杨绛:去世前散尽身外物
 
 
 
一出老戏 无限钩沉
常回家看看是爱的旋律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