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孝义 > 慎终 > 正文

响器班

时间:2018-05-16 17:53     来源:散文网     作者:朱文文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响器声传了老远,如果不是丧事,村里是没有这种音的。唢呐声传送着哀伤,听的人心被失落,村子就愈显落寞。村里人是喜欢寻声的,在家不多的几人跟看“西洋镜”一样都朝着唢呐叫的地方去了。

响器班
【图语:吹唢呐】

  响器声传了老远,如果不是丧事,村里是没有这种音的。唢呐声传送着哀伤,听的人心被失落,村子就愈显落寞。村里人是喜欢寻声的,在家不多的几人跟看“西洋镜”一样都朝着唢呐叫的地方去了。

  唢呐声从灵堂外的一张木桌处传开的。三个年龄不对等的男人双手握着唢呐杆,每人用八个指头按着唢呐孔,围坐在没漆的四角桌跟前,脸皮鼓鼓的像吃了馒头未下咽,额头旁的青筋快爆出皮外,嘴唇泯着一节干稻草茎不肯松开。有两人的唢呐口朝天,一人的搭在桌沿上,声音就从唢呐口出来了。桌上三个碟子中有手撕腌生姜、干瓜子和花生,桌边放着一把上了锈无把手的铁皮水壶,两包拆了口的蓝白沙香烟空了半盒。

  拿两叶铜盘的女人是被穿黄色长衫上有八卦图的人唤出去的,说光唢呐声太单一了,要把氛围造出来,女人提着铜盘就上了唢呐桌。吹唢呐年长者松了口,脸皮也平了下去,跟女的说让钹配着唢呐声一起响,我们三个轮着吹,你拍累了就闲会儿再接,声音多一些主人家给钱心里踏实些。

  从灵堂前作揖后的不少泪眼人来了唢呐桌旁,都说师傅天热了多喝水润一润,吹着容易干口,就有人去摇水壶。先是年龄小满脸通红的师傅嘴离开了唢呐,年长的师傅最后停了下来喝干了杯里的水,说这天不算热,有一年夏天顶着太阳连续搞了两场,主人家给的也实,我们吹的也勤,吹完几天后,牙龈有些发炎,腮帮都还在痛,我们这个班与其他班不同,肯攒劲,方圆几十里地的人都认,话完就停住了嘴。拍钹的女人也停了下来,吃了两丝生姜接了吹唢呐师傅的话,说那次双手都拍麻了,吃饭拿筷子都夹不住菜,手头上的活也不容易,说完就合奏了起来。

  日子快到晌午,太阳光就往桌旁靠,近听唢呐声的人躲了阴,只有响器班的四个人围着桌子吹吹打打,声音时而尖锐,曲调不乏低沉,把逝者生前吃的苦全兑在了声音里。响器班

    相关新闻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金融不可脱离实体经济
    人文主义“新学术”和近代英国公
     
     
     
    拯救脸谱
    老人失眠别乱用保健品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