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重阳<专题>
 
当前位置:主页 > 孝义 > 慎终 > 正文

“临终关怀”一床难求 多医院称亏损

时间:2017-10-30 13:47     来源:新京报     作者:彭子洋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临终关怀也称作安宁疗护,是指对濒临死亡的老年患者给予亲切的抚慰、良好的照顾和尽可能的帮助,使其安然故去。最早对临终病人的照料是在1967年,在英国伦敦由桑德斯首创的圣克里斯多费临终关怀医院。

“临终关怀”一床难求 多医院称亏损
【图语:10月27日,北京松堂关怀医院,为庆祝重阳节,志愿者来到医院为老人们表演节目。

  “临终关怀”一床难求 多医院称亏损多家临终关怀医院对接收对象、服务内容等没有明确统一标准,一些临终关怀床位成为养老床位

  临终关怀也称作安宁疗护,是指对濒临死亡的老年患者给予亲切的抚慰、良好的照顾和尽可能的帮助,使其安然故去。最早对临终病人的照料是在1967年,在英国伦敦由桑德斯首创的圣克里斯多费临终关怀医院。

  1987年成立的北京松堂关怀医院,是第一家医养结合的老年护理院,也是我国第一家临终关怀医院。

  30年来,多个省份已设立临终关怀医院或在医院内设置临终关怀病房。

  2013年,国务院印发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积极发展临终关怀医院等医疗机构”。

  今年3月,北京市卫计委已遴选确定北京市隆福医院等15家医疗机构成为首批北京市临终关怀试点单位。

  临终关怀床位一床难求

  10月25日晚,北大首钢医院安宁疗护中心的一位患者离世,A08房间空了出来。次日下午,一名83岁、患血癌的老人就住了进来。

  “我们等了半个多月,26日上午接到医院通知,就赶紧过来了。”老人的儿媳说,目前老人的癌细胞扩散到肠子外面,形成肿瘤,随时可能导致肠梗阻。以老人的身体状况,已不能再进行化疗治疗。别的医院不方便陪床,老人又不放心老伴一个人在家,因此选择这里,老两口可以互相陪伴,加上有医生护士照顾,家人也放心。

  在首钢医院安宁疗护中心,平均每人的住院周期为一个月。每个月都有二三十人排队等候床位。

  据新京报记者粗略统计,像首钢医院这样可以提供临终关怀的医疗机构,包括民营的,在北京共有30多家。总床位两千张左右。

  这个床位数,并不能满足患者需求。

  《2016年度北京市卫生与人群健康状况报告》显示,恶性肿瘤仍居北京市民死因之首,占全部死亡的26.8%。恶性肿瘤死亡率为177.32/10万,比2015年上升0.68%。

  实际上,各家临终关怀医院接收的病人也大多是癌症晚期患者。“我们一般接收疾病不可逆转,生命不超过三个月的患者,对他们进行对症治疗,改善最后的生命治疗。”首钢医院安宁疗护中心主任王德林说。

  今年10月份以来,新京报记者探访了北京十多家可以提供临终关怀的医院,不论是几张床还是几百张床的医院,基本都是满床状态,想要入住需要提前预约。

  有些病人甚至在等待入住的过程中就去世了。

  多家临终关怀医院接收对象不一

  在临终关怀医院“满床”的背后,一部分床位并非真正为“临终关怀”所用。

  在北京松堂关怀医院,有70%老人处于养老状态。有患者已经住了十多年,由于生活不能自理,回家也无以为继。另外一些非癌症晚期的患者,经过治疗和护理后病情有所好转,也不愿出院,担心病情恶化回来没有床位。“不可能把病人赶出去。”医院有关人员说。

  新京报记者走访多家临终关怀医院发现,各医院对于接收对象并没有明确统一的标准。

  首钢医院安宁疗护中心接收“生命处于末期的癌症患者及其他如失能、心衰等疾病患者。”对失能、心衰患者,医院也会评估其生命周期。

  海淀医院需要提供病历和病人家属信息,以评估是否可以入住。

  北京和睦家康复医院和北京万寿康医院接收所有需要康复的病人,临终病人可以选择专门临终关怀服务。

  由于综合医院的临终关怀病房多设于肿瘤科,一些医院对于临终关怀患者只接受肿瘤晚期病人。如北京复兴医院,计划设置20张床位,目前可以接受晚期癌症病人进行姑息治疗。

  除了接收对象,各临终关怀医院该为患者提供怎样的服务,也无统一标准。

  今年1月,国家卫计委印发《安宁疗护中心基本标准(试行)》,从床位、科室、人员设置方面提出相关要求。按照标准,安宁疗护中心至少有1名具有副主任医师以上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的医师,每10张床位至少配备1名执业医师、4名护士,并按照与护士1:3的比例配备护理员。

  这一标准更多是从硬件上做出规定,对于服务内容这种“软件”未做过多规定。

  北京香山医院有400多张床位,是集医疗护理康复为一体的综合医院。工作人员坦言,医院的护理有临终关怀的特点,但和真正的临终关怀不一样。这里只调理病人病情,不涉及心理疏导。

  松堂关怀医院为缓解患者情绪,在医院内部设置佛堂,供有信仰的患者拜佛。

  “我们基于自己应该做的,对病人多一些关心照顾。”首钢医院安宁疗护中心护师孙文喜说,现在中心每周都组织学习,也在不断地提升服务质量。在该中心,除了医护人员对患者进行必要的治疗外,护师还需照顾每位患者的情绪,遇到情绪低落的患者,还要请心理医生会诊。

  该安宁疗护中心还与志愿者组织联系,组织志愿者定期来医院陪患者聊天,疏解情绪。此外,中心还设有谈心室、静修室,满足不同患者的需求。

  隆福医院北苑院区也有专门做临终关怀的社工,每周去医院两次,给老人做心理疏导。

  有临终关怀医院称一年亏损200万

  临终关怀越来越受关注的同时,一些医院亏损的新闻屡见报端。

  松堂关怀医院包括床位费、护理费、医生治疗费在内,单间价格不超过6000元,全院近一千张床位几乎住满,由于收费较低,只能勉强维持运营。

  北京隆福医院相关负责人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临终关怀由于不以治疗为主,目前在医疗方面主要有床位费和护理费,按照相关规定,三人间每天60元,双人间每天70元,护理方面,一级护理一天下来不过是50元,用到的设备也很有限。“过去这两年,一年要亏损两百多万元,政策上没有相应补贴,完全靠医院自己来承担。”

  首钢医院安宁疗护中心从今年3月成立以来,也处于亏损状态,目前主要由医院和肿瘤科对其补贴。“水电、设备成本、人力成本投入很大,但是收入很少,每天几乎只有床位费。因为很多病人不再积极治疗。”中心主任王德林说。

  “我们护士除了治疗护理外,对病人心理方面的服务也不收费,这样就造成工作比之前的科室更忙,但是奖金却下降了。我们一直在努力平衡,不能只靠爱心支撑。”首钢医院安宁疗护中心护士长胡蕾说。

  在临终关怀医院亏损的背景下,一些医院也存在收费依据不明的情况。一家公立医院表示,如果老人在医院去世,需交5000元“临终关怀费”,费用包含的服务有开具死亡证明、联系殡仪馆等。一家民营医院则要求入住前需要医生看诊评估是否符合入住条件,这项服务要收费800元。

  北京市生前预嘱推广协会候任总干事刘陶表示,这可能是医院为了维持运营所采取的一些手段。不过,任何一个安宁疗护机构,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与慈善、人文关怀相对接,不可能赚钱。这就需要政府补助和社会爱心资金注入。

  胡蕾也呼吁国家政策能对临终关怀病房有所补贴,同时社会慈善基金也可以注入,使这项事业更长远发展。

  此外,临终关怀病人也需要社会爱心人士陪伴。胡蕾说,医生和护士平时很忙,没有太多时间和病人深入聊天,这就需要志愿者来陪伴病人。病人与志愿者聊天,比跟医生护士更轻松,没有心理压力。“临终关怀”一床难求 多医院称亏损

   链接

  北京首批15家临终关怀试点单位

  ●北京市隆福医院

  ●西城区德胜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复兴医院

  ●朝阳区孙河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朝阳区安贞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北京市海淀医院

  ●北京老年医院

  ●丰台中西医结合医院

  ●房山区第一医院

  ●房山区长阳镇卫生院

  ●通州区老年病医院

  ●大兴区旧宫医院

  ●大兴区长子营镇中心卫生院

  ●昌平区回龙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昌平区南口医院

    相关新闻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新时代的政治宣言和行动纲领
    董凌锋:中国近代思想史上的宋育
     
     
     
    发展传统剧目要汲取现代养料
    九九重阳<专题>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