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性发展优秀传统文化
 
当前位置:主页 > 孝义 > 夫义妇贤 > 正文

我自不驱卿,逼迫有阿母

时间:2016-08-16 15:33     来源:以孝治国     作者:秦永州 杨治玉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古代,舅姑对儿媳不满,丈夫就得“出妻”,后来叫休妻。据《公羊传·庄公二十七年》东汉何休注,出妻有“七出”的原则,其中第一条就是不顺舅姑。

我自不驱卿,逼迫有阿母

【图语:我自不驱卿,逼迫有阿母】

  古代,舅姑对儿媳不满,丈夫就得“出妻”,后来叫休妻。据《公羊传·庄公二十七年》东汉何休注,出妻有“七出”的原则,其中第一条就是不顺舅姑。 古代的不顺舅姑非常苛刻,媳妇不必在舅姑的面前有什么过错,只要舅姑不高兴,即可出妻。曾参因妻子为后母蒸梨不熟而出妻。东汉鲍永出妻更离奇,因为妻子在后母跟前“叱狗”,就把妻子休掉了。不过,古代中国是礼仪之邦,《礼记·曲礼》中确有“尊客之前不叱狗”的说法,可那是尊客啊!和婆婆一个锅里摸勺子,哪来这么多讲究?

  更离奇的还有呢,南朝齐刘瓛四十多岁没结婚,齐高帝与司徒褚彦回为他撮合,娶了王氏女。王氏女在墙上钉钉子,有尘土落到隔壁婆婆的床上,婆婆不高兴,刘瓛当即就把妻子休掉了。

  唐朝李迥秀的母亲出身低贱,妻子厉声斥责家中的婢女,母亲听后想起自己的身世,心里很难过。李迥秀马上出妻,并说:“娶妇为的是服侍舅姑,像她这样老让我母亲不顺心,还留着干什么?”

  由不顺舅姑可知,父母的权威远远凌驾于夫妻感情之上,丈夫完全成了婆婆压迫媳妇的工具。在过去的戏剧中,婆婆成为一种权威符号,媳妇则是善良与服从的化身,丈夫对母亲没有丝毫的违抗或劝解,对妻子更没有安慰,而是提笔就写休书。有人说,古代女子太软弱了,她为什么不抗争?其实,一个弱女子是无法和传统势力抗争的。

  首先,丈夫不敢支持妻子。《左传·襄公二年》规定:“亏姑以成妇,逆莫大焉。”丈夫即使认为妻子对,也要无条件地站到父母一边,否则就是大逆不道。南宋陆游有思想,有是非观念吧?明知唐婉委屈,也得很无奈地站到母亲一边。

  其次,法律不站在妻子一边。《唐律疏议》卷二二《斗讼·妻妾殴詈夫父母》规定,“妻妾谩骂舅姑,徒三年”,“殴者,绞;伤者,皆斩”,“须舅姑告,乃坐”。谩骂舅姑三年徒刑,殴打舅姑判绞刑,无意中伤了舅姑也是死刑。只要舅姑告到官府,马上执行。这哪有媳妇的活路啊!别说是抗争了,逆来顺受都不行。

  而婆婆责打媳妇,则是天经地义的。唐朝京兆府(在今西安)有一婆婆用鞭子把媳妇活活打死,府里的法官判婆婆死刑,刑部尚书柳公绰说:“尊长打后辈,又不是民间斗殴,没有判死刑的道理。”并为这位婆婆减了刑。这就是说,唐朝婆婆殴打媳妇致死,也可减刑。晚清民国时期有句俗话叫“娶来的媳妇买来的马,任我骑来任我打”。

  丈夫不敢支持妻子,法律更不支持,一个“比窦娥还冤”的媳妇也只能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所以,古代恶婆婆虐待媳妇是有恃无恐的,媳妇只有逆来顺受。山西祁太秧歌《扳牛角》唱道:“忽听婆婆叫一声,吓得我胆战心又惊。”在封建礼教的压迫下,不胆战心惊行吗?

  七出之二是无子,之三是淫僻,之四是口多言,之五是嫉妒,之六是恶疾,之七是盗窃。凡此种种,只要舅姑抓住一条把柄,丈夫就得出妻。

  公婆的态度是决定出妻的关键。《礼记·内则》载:“子甚宜其妻,父母不说(悦),出。子不宜其妻,父母曰:‘是善事我。’子行夫妇之礼焉,没身不衰。”意思是说,儿子和儿媳相亲相爱,但父母不喜欢儿媳,儿子也要出妻。儿子和儿媳不相爱,父母说:“这媳妇对我们好。”儿子还得和媳妇行夫妇之礼,终身不得离异。《孔雀东南飞》中焦仲卿休妻,南宋陆游休妻,都是婆母导致的婚姻悲剧。

  看来,婆媳关系真有点“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在有礼教束缚的古代,被恶婆婆压迫的媳妇值得同情,值得为她们呼吁。在旧道德沦丧、礼教束缚解除的今天,婆媳关系颠倒了,媳妇强势,婆婆弱势,同样是值得呼吁的。我自不驱卿,逼迫有阿母

    相关新闻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学习传统文化 克服道德困境
    贺绍俊:都市文学的兴盛及其变化
     
     
     
    这些名字,习近平从未忘记
    作家贾大山逝世20周年,河北日报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